pp电子游戏平台网站pp电子游戏

手机新闻网

新闻客户端

馄饨店

袋袋

单位的南北两边各有一家馄饨店,店面很小,客人很多。两家馄饨店距离单位相差无几,非要比出个远近的话,南边的稍远一些。

北边的老板娘记忆力好得惊人。客人们络绎不绝地来,点了各式各样的馄饨,小馄饨,大馄饨,芹菜肉馅,青菜肉馅,香菇肉馅……老板娘嘴里应着,手没有停下,将切成丝的蛋衣、掰成碎片的紫菜、碧绿的蒜叶一一放入碗中,再舀上一勺热气腾腾的高汤,最后淋上香喷喷的猪油,等着老板将馄饨起锅。馄饨起锅后,老板娘将那一碗碗馄饨准确无误地端到客人面前,客人们郑重其事地双手捧过那一碗冒着各种香气的馄饨,轻轻地放在桌子上,凝视碗中之物的那一秒,也许和我一样在想,她是如何做到的?

有一段时间,每天都想去北边吃小馄饨,以致早上借故来不及,将家中的早饭弃之不顾。

如果非要将南边的老板娘和北边的老板娘记忆力比个高低的话,北边的老板娘更胜一筹,印象中她没有出过错。好几次客人刚踏进门,老板娘就笑着迎上去,“今天还是小馄饨加蛋,是吧?”“老板,今天还是香菇肉,10元?”客人总是笑着说:“对!”老板娘总是那么周到,周到到这家的孩子煎蛋要糖心的,那家的孩子喜欢小兔子图案的碗……端上馄饨,她都要和客人闲聊几句,她的嗓门极大,店堂里和四壁回荡的都是她那高亢而又嘶哑的声音。老板娘不停地“播报”着各类新闻,犹如生产队的号角,催着人们早点上工。其间还夹杂着孩子的哭闹声,客人们的谈论声,每个人的嗓门都很大,似乎都怕被老板娘的大嗓门淹没。端坐堂中,犹如身处闹市,熙熙攘攘。后来去了几次,已无心品味早餐,自然也没能在唇间留住什么滋味,只觉得吃完口干舌燥,头昏脑涨,就很少去了。

南边的店很安静。安静到不像一家店,更像一个家。而这个家的家长正在灶前忙碌着,在为你专心致志地准备一份早餐。除了偶尔听见一句妈妈催促孩子“快点吃,上学要迟到了”,就是老板接单时的一句“嗯”,和下好馄饨时的“馄饨好了”。由于人手不够,在这里需要客人自己去领取馄饨。印象中,南边的老板有那么几次下错了馄饨。他尴尬地笑了笑,问客人:“愿意要这碗吗?”如果客人愿意,就省却了老板不少麻烦。大多时候客人是愿意的,偶尔也有人不愿意,仍要坚持自己想要的那一碗。老板就会问其他客人:“有人愿意吃这碗吗?”有时有人会举手,说“给我吧”,然后默默地从老板手里接过那一碗,回到座位上吃起来,话和老板一样少。也有时候没人回应,老板就端回后间,对里面一个正在包馄饨的老妇说:“你先吃吧,待会再包!”南边的店很安静,似乎只有锅里的水和馄饨在翻滚,在相互交织,水煮沸了馄饨,馄饨翻滚在锅里,沉默在碗里。

南边店的桌子是长桌,能坐8个人,很挤,与北边的四仙桌不同。每当有客人领了馄饨过来时,长桌边已落座的客人,总会憋一口气,让自己紧紧地贴近桌边,好给别人让出一条狭窄的通道来。很多时候我的对面会坐上一个小孩。大人,从不会坐过来,也许,大人间这般近距离地相对而坐,太过亲密会让人尴尬。那天,和平时一样,我正在静静地品尝早餐。突然,面前出现了一碗小馄饨,一抬头,原来是对面坐过来了一个小女孩。小女孩拿起勺子舀馄饨吃,碗里的热气弥漫开来,我看不清她的脸,只听见她的嘴巴在云雾缭绕中不停咀嚼。过了一会,不知谁又端过来一盘荷包蛋。

几分钟后,小女孩的妈妈领到了自己的那碗馄饨,过来了,“咦?你怎么没吃荷包蛋?”小女孩抬起头,望着妈妈,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不知道荷包蛋是我的,刚才我只顾着吃馄饨了……而且可能是这个阿姨点的。”她指着我说。我为她的专注和细心忍不住笑了,更为刚才我和她两个人各自埋头于青花瓷大碗中“呼噜呼噜”而感到好笑。小女孩面前那只碗里的热气已散尽,我看清了小女孩的脸,大眼睛,长睫毛,还有两个小酒窝,盛满了友好,她在朝我笑。我吃完起身,和小女孩说:“再见!”她很用力地点了点头,朝我挥挥手。

那是我第一次和馄饨店的客人说话,是和一个坐在我对面的小客人,在那家安静的,能让你沉下心来用心品味早餐的,有着各种不完美,却更近生活本来面目的。南边的馄饨店。

味道不咸不淡,刚刚好。

    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常熟日报”和“pp电子游戏平台网站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12-52778455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
[责任编辑:浦斐]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