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p电子游戏平台网站pp电子游戏

手机新闻网

新闻客户端

父亲的交通工具变奏曲

钱惠莲

1981年,我11岁,那年春天的一个上午,父亲骑着他的新自行车到学校来带我上常熟,当时学校正在曹河茶馆放电影——《沉默的朋友》,两只狗的忠诚还在我胸中盘旋,出来看见父亲崭新的大自行车,黝黑锃亮,心下欢喜。父亲说:“走,带你上常熟去。”那时“上常熟去”对于乡下孩子来说就是上城里去。父亲把我抱上后座,一个“死”上车,就拐到了通往常熟的公路上了,碎石铺就的路面有些颠簸但很平稳,在风驰电掣中,后座的我心中充满了自豪感。

大约一年后,头脑灵活的父亲依托做裁缝的大舅和大姐做起了服装生意。开船到常熟纬编厂进布,然后让大姐裁剪,二姐发出去加工,他和母亲拿着做好的服装(主要是女春秋衫)坐着公交车拿到常熟去卖。高超的裁剪手艺和起早贪黑的辛勤劳作使我家的生意一直很好,那时招商场还没有房子,只是一个个摊位,每天跑到一个固定的地方,把一张小钢丝床撑好,把做好的衣服摊开,等着客户来批发。父母亲每次回家从不空手,带得最多的是“傻子”瓜子。一回来,家中就聚满了邻里乡亲,大家围坐一起嗑着瓜子,海阔天空。母亲爱说话,每天都有城里人的新闻,父亲在一旁,不多说,只微笑着,不时点点头,我在人群里窜来窜去,心中对父亲充满了崇敬。朴实守信的父亲有了固定的客户,主要是河南郑州和商丘的,慢慢地,客户上门来拿了,生意越来越好了。父亲在家盖起了三间的楼房,是村里第二家建楼房的,然后又买了一个大摩托车。印象中,是大红色的“幸福”牌子的,父亲很爱惜,轻易不让我们碰这个车,更不用说坐了。等到哥哥拿到驾驶证,戴上红色的头盔,裹上黑色的护膝乘着我出去兜风时,已是一年后的时光了。村里那时还没有摩托车,我家是第一辆。若有人有急事要到县城,总是哥哥骑着摩托车把他们送到三公里以外的公交车站头上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父亲受邀到村办企业采石厂工作,家里的摩托车由红色“幸福”牌改成了黑色的雅马哈。由于父亲有一些经销的“生意经”加上大环境作用,采石厂生意好转,厂里购置了一辆“女神”面包车。这样,父亲上班就骑摩托车到厂里去,出去办事就坐面包车了。记得那辆“女神”牌面包车是江都出的,因为那时我在扬州上大学,厂里去江都买零件,我还借公济私乘过几回。

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国家经济发展迅速,“要想富先修路”,到处都在做路。原有的公路都在加宽,乡村小道也都修成了两车道的乡间公路,摩托车比比皆是。采石厂因此生意兴旺,为了更加方便出行,2000年,父亲把陪伴他五六年的摩托车送给了一个远房亲戚,自己买了一辆桑塔纳。黑色的外表庄重沉稳,大气时尚,车型线条流畅,非常有型,是村里第三辆私家车。正是因为少,用途更广。几乎村里大多数中老年人都坐过这辆车,用于应急办事,父亲也因此赢得了村里人的敬重。我们自然也跟着风光无限,我学车试车用的都是这辆车。

2004年,父亲将近六十,准备开始退休生活,决定自己考驾照,在驾照限龄的最后一年,考了三次终于考过了。当时很多人都反对他学车,包括我母亲,可他坚持要学,说“自有自便当”,目标是要开车去西藏。然后,出人意料地买了一辆商务车,广州本田的奥德赛,银灰色的,比较中性、比较休闲,商务车座位高,父亲胖胖的身躯坐上去毫不费力。父亲总是在同龄人中引领时尚潮流。乘着他开的车,行驶在由他厂里提供的石子铺就的公路上,全家心里美滋滋的。

现在,这辆车已经陪伴了他近十五个年头了,父亲开着它带着老朋友们跑遍了江浙沪,只是去西藏的愿望没有达成。父亲在老去,它也老要保养修理,七十多岁的老人,按理不可以开车了,加上耳聋耳鸣的困扰,医生一再关照他不可以再开车,可他不听,依然把它作为自己的“坐骑”,形影不离,只是不再像以前一样载着人到处跑,仅在常熟周边走走。它的存在大大提升了父亲的生活质量,让他老有所乐。父亲退休后重拾年轻时的爱好——拉二胡,他是老年乐队的候补队员,每到周六,载着一车人前往江阴长泾活动室活动,十几年来风雨无阻。平日里,带着他的老朋友常到虞山脚下的茶室喝茶,一杯茶,一碗面,惬意的高谈阔论中,父亲常常微笑着,聆听着,偶尔插两句话,然后,继续当好他的司机的角色。

每当看到父亲戴着眼镜认真开车的模样,我作为女儿的幸福感就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常熟日报”和“pp电子游戏平台网站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12-52778455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
[责任编辑:浦斐]

标签: